“友谊”出任股东,把稳被追加为被履行 人

履行
案件中,如果被履行
公司负债累累接近破产,没有财产可供履行
,属于“履行
不能”。但如果被履行
公司的股东存在“抽逃出资”的景遇,该股东就应当在抽逃出资的范围内对请求人承当责任。近日,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追加被履行
人的案件。

某公司欠银行贷款本金600万元及利息、复利、逾期利息,履行
过程中发现该公司无财产可供履行
,履行
案件中断
。后银行向履行
裁决庭请求追加该公司股东王某为被履行
人。

王某称,自己与该公司老板是伴侣关系,当时老板的伴侣找王某帮忙,以王某名义做股东是为了多占股分
,以便把握公司话语权。王某出于友谊考虑答应伴侣,自己没有出资过而且对于公司一切经营都不知情。

法院审理查明,该被履行
人公司于1999年成立,注册资金5000万元,其中王某出资50万元,占1%。王某等股东出资时投入的注册资金是由某投资公司账户转入该公司名下账户内,而同日该公司又将上述金钱转回了上述投资公司账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履行
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规定:“作为被履行
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了债失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请求履行
人请求变更、追加抽逃出资的股东、出资报酬被履行
人,在抽逃出资的范围内承当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本案中,王某等股东出资时投入的注册资金是由某投资公司账户转入该公司名下账户内,而同日该公司又将上述金钱转回了上述投资公司账户,符合抽逃注册资金的特征,故认定王某于1999年对公司投入注册资金后,随即将该注册资金抽逃,应在其抽逃注册资金的50万元范围内承当责任。

法官认为,上述案件中,根据王某所称,其由于“友谊”成为股东,但因其中所谓介绍的“伴侣”早已不见踪影,王某的抗辩没有证据支持,法院无法采信。现实生活中难免存在类似景遇,友谊做法定代表人、友谊担任股东的,但这类“友谊”其实是有很大法律风险的。由于工商信息登记存在公示效力,条约相对人会基于这些登记信息判断公司的实力以及承当责任的状态,从而决定能否进行商业往来。以是,这类所谓的“友谊帮助”也要承当相应的法律责任。

自2016年12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履行
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施行以来,北京一中院履行
二庭共受理271件追加被履行
人的案件,因收集证据或息争履行等缘由撤回请求103件外,现实审理168件,裁定追加被履行
人总计46件,追加比率为27.4%,履行
中追加法式大大有利于请求履行
人减轻诉累,及时兑现债务。

法官提示,法院在履行
中,如果符合法定景遇,可以追加第三报酬案件的被履行
人,履行
第三人的财产。然而需要阐明

顺叙的是,由于追加被履行
人涉及失效文书以外第三人承当责任,法院是不可以依职权追加的。需要请求履行
人主动请求追加,并参照民事诉讼划定规矩提供证据,法院能力进行审查。

(记者李万祥)


[ 编辑: 任志耀 ]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snoktasi.com